> 服饰 > 那年的魔兽,今天的膜兽

那年的魔兽,今天的膜兽

2017-08-03 03:41 作者:木木 来源:未知

那一年,是2005年4月26日,魔兽世界中国开端公测,它为我们翻开了一个崭新新的世界。那是60级封顶的“地球时代”,那是第一代玩家心心念的魔兽世界,懵懂而迷人,遥远却清楚。素来没有接触过这样的游戏,细致的人物模型、迷人的山川景致、鲜明的种族特点、让人悲喜交加的任务剧情和完美的角色代入感。只要一个线索,就能穿回那一段“那不仅是一个游戏,而是曾经的本人在另一个世界的冒险。”

魔兽世界,让那一年玩家深深的不能自拔。

艾泽拉斯大陆对于从未登录过的我们充满了冒险和无数个未知的谜,幽暗城的电梯、狂风城的地铁、铁炉堡的地下城。

在那个时候,艾泽拉斯大陆民风纯朴。相互赞助,救死扶伤那是每个玩家都会默默去做的事,给途经的生疏人一个韧这太广泛了,还记得一个小德变成豹子追上我拍了一个爪子,然后就走了。那时的我们很愿意分享任务的心得和经验给比我们更新的新手,特有造诣感。

\

在那个时候,年轻的我们布满了斗志,PVP的快感和心跳一样强烈。每一个人都有童年,每一个阅历那个年代的人都休会过经典的南海镇和塔伦米尔的攻防战。之后的战火从阿拉希蔓延到荆棘谷,谁还记得荆棘谷的三季稻,就是那个专杀小号的三季稻,被同盟大军围杀却从容逃出。在那个战火剧烈的地方,德鲁伊和贼在荆棘谷练级都是潜行找怪。自尔后,PVP从未分开过我们,从费伍德森林到焚烧平原,提尔之手更是时常呈现厮杀的处所。每一个地方都让人无法忘却,因为在那里,我们曾经留过血。

缓缓的,我们

团长说“我们60了”

是的,我们要去首创属于我们的星辰和大海了。

MC看门的twins就给我们上了一课,还有总是在巡逻的狗,它老是在不该涌现的时候来了。炎魔拉格纳罗斯为我们贡献了三把橙色锤子,令人遗憾的是在我MT的四年里,居然连风剑的一半脑袋都没出,为了这事,我么的团长深感自责。

装备不好,输出不够,BWL里的小红龙真是让人灭到绝望。

谁还记得野外的四条绿龙和一条蓝龙,天天没事的时候我总是在刷新点蹲守,一旦出现,立刻码人。在那里我们才看到真正所谓的BOSS,一个一个的团队倒在巨龙的脚下,随时还要防备联盟/部落的偷袭。当巨龙倒下霎时满屏幕的欢呼,这是一个阵营的骄傲。还记得奥妮克希亚的深呼吸吗?一片火海过后,一地尸体,而最骄傲的就是在无数次灭团之后能在城里亲手挂上她的头颅,因为全城的玩家在取得BUFF的同时,还会记住你的名字。

那片笑声让我想起我的那些花儿

在我性命每个角落悄悄为我开着

我曾以为我会永远守在他身旁

今天我们已经离去在人海茫茫

他们都老了吧?

他们在哪里呀?

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大学毕业后团里的几十号兄弟姐妹们出国的出国,工作的工作,慢慢的,再也组织不到那么多人去打副本了,上线根本都是聊聊天、做做任务。慢慢的,该结婚的结婚、该生小孩的都有了小孩,这时候的艾泽拉斯已经不是当初的样子,扩大了版图,有了新的种族参加,可让我们放弃它的是让人绝望的是人文环境变得越来越差了。慢慢的我们都不在登陆这个世界了。

青春已逝,相貌已老。渐渐的,我们长大了,生活和工作的压力使我们变得成熟,然而却再也没有当年聚餐时的年青面孔了。我们放弃了当年的魔兽,但我们不能丢掉今天的“膜”兽。

那年的魔兽是一款让人无比思念的游戏,今天的膜兽是一款能够让人皮肤变年轻的面膜。虽说时光一去不复返,但每个人都有一颗向往年轻的心,我们挡不住时间的侵蚀,可我们却可以用今天的膜兽来延缓容颜的衰老,让自己的皮肤年轻光泽起来。希望下次相聚的时候,我们仍是当年的我们,没有变。

那一年,是2005年4月26日,魔兽世界中国开端公测,它为我们翻开了一个崭新新的世界。那是60级封顶的“地球时代”,那是第一代玩家心心念的魔兽世界,懵懂而迷人,遥远却清楚。素来没有接触过这样的游戏,细致的人物模型、迷人的山川景致、鲜明的种族特点、让人悲喜交加的任务剧情和完美的角色代入感。只要一个线索,就能穿回那一段“那不仅是一个游戏,而是曾经的本人在另一个世界的冒险。”

魔兽世界,让那一年玩家深深的不能自拔。

艾泽拉斯大陆对于从未登录过的我们充满了冒险和无数个未知的谜,幽暗城的电梯、狂风城的地铁、铁炉堡的地下城。

在那个时候,艾泽拉斯大陆民风纯朴。相互赞助,救死扶伤那是每个玩家都会默默去做的事,给途经的生疏人一个韧这太广泛了,还记得一个小德变成豹子追上我拍了一个爪子,然后就走了。那时的我们很愿意分享任务的心得和经验给比我们更新的新手,特有造诣感。

\

在那个时候,年轻的我们布满了斗志,PVP的快感和心跳一样强烈。每一个人都有童年,每一个阅历那个年代的人都休会过经典的南海镇和塔伦米尔的攻防战。之后的战火从阿拉希蔓延到荆棘谷,谁还记得荆棘谷的三季稻,就是那个专杀小号的三季稻,被同盟大军围杀却从容逃出。在那个战火剧烈的地方,德鲁伊和贼在荆棘谷练级都是潜行找怪。自尔后,PVP从未分开过我们,从费伍德森林到焚烧平原,提尔之手更是时常呈现厮杀的处所。每一个地方都让人无法忘却,因为在那里,我们曾经留过血。

缓缓的,我们

团长说“我们60了”

是的,我们要去首创属于我们的星辰和大海了。

MC看门的twins就给我们上了一课,还有总是在巡逻的狗,它老是在不该涌现的时候来了。炎魔拉格纳罗斯为我们贡献了三把橙色锤子,令人遗憾的是在我MT的四年里,居然连风剑的一半脑袋都没出,为了这事,我么的团长深感自责。

装备不好,输出不够,BWL里的小红龙真是让人灭到绝望。

谁还记得野外的四条绿龙和一条蓝龙,天天没事的时候我总是在刷新点蹲守,一旦出现,立刻码人。在那里我们才看到真正所谓的BOSS,一个一个的团队倒在巨龙的脚下,随时还要防备联盟/部落的偷袭。当巨龙倒下霎时满屏幕的欢呼,这是一个阵营的骄傲。还记得奥妮克希亚的深呼吸吗?一片火海过后,一地尸体,而最骄傲的就是在无数次灭团之后能在城里亲手挂上她的头颅,因为全城的玩家在取得BUFF的同时,还会记住你的名字。

那片笑声让我想起我的那些花儿

在我性命每个角落悄悄为我开着

我曾以为我会永远守在他身旁

今天我们已经离去在人海茫茫

他们都老了吧?

他们在哪里呀?

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大学毕业后团里的几十号兄弟姐妹们出国的出国,工作的工作,慢慢的,再也组织不到那么多人去打副本了,上线根本都是聊聊天、做做任务。慢慢的,该结婚的结婚、该生小孩的都有了小孩,这时候的艾泽拉斯已经不是当初的样子,扩大了版图,有了新的种族参加,可让我们放弃它的是让人绝望的是人文环境变得越来越差了。慢慢的我们都不在登陆这个世界了。

青春已逝,相貌已老。渐渐的,我们长大了,生活和工作的压力使我们变得成熟,然而却再也没有当年聚餐时的年青面孔了。我们放弃了当年的魔兽,但我们不能丢掉今天的“膜”兽。

那年的魔兽是一款让人无比思念的游戏,今天的膜兽是一款能够让人皮肤变年轻的面膜。虽说时光一去不复返,但每个人都有一颗向往年轻的心,我们挡不住时间的侵蚀,可我们却可以用今天的膜兽来延缓容颜的衰老,让自己的皮肤年轻光泽起来。希望下次相聚的时候,我们仍是当年的我们,没有变。

(责任编辑:木木)

1.全球服装信息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文内容来自“未知”微信公众号,文章版权归未知公众号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