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教育 > 与百名乡村教师"重回课堂",马云、高晓松讲了什么

与百名乡村教师"重回课堂",马云、高晓松讲了什么

2017-01-07 09:04 作者:木木 来源:未知

  搜狐教育讯 “中国在乡村地区有九千万孩子,在贫穷地区有近六千万的孩子,我们帮不了多少,但中国有370万的乡村教师,给这些老师的辅助,就是给孩子们的帮助,让老师替我们去帮我们影响这些孩子们。”1月6日上午,随着一阵清脆的上课铃声想霎时将听众的记忆拉回学生时代,百名“马云乡村教师奖”获奖老师在海南三亚“重回课堂”。但不同以往的是,这次,他们是坐在讲台下的“学生”,为他们上课的是三位特殊的老师:高晓松、宋小宝和马云。

  “我特殊感激在座的获奖老师们,你们在帮我实现一个很大的理想,就是当老师。”远离讲台20年的马云,一上台就向曾经的同行们抒发敬意。在场的100位乡村教师,很多都来自贫苦地区,办学前提艰难。马云对大家说,今天农村的教育资源固然落伍于城市,但今天中国的教育,最大的希望却是在农村。他用电子商务举例说,“农村就要从教育,从最软弱的环节开端搞起,就像电子商务也是中国贸易环境最薄弱的环节干起来的。”

  一位获奖老师表达了对马云的感谢,马云说,“是我们应该谢谢你们,6000万的孩子,我们帮不了多少,370万的乡村教师,他们是主要的群体,我们做一点工作,给这些老师的帮助,就是给孩子们的帮助,让老师替我们去帮我们影响这些孩子们。”

  为此,马云公益基金会在“乡村老师打算”之后,又推出了“乡村校长方案”,希望接下来赞助更多的乡村校长成长起来,因为一个优秀的校长至少影响一百个老师,一个优秀的老师一辈子至少影响五百个学生,假如把这套体系建起来,我们可以做的事件就会更多一点。

  “中国穷困地域6000万的孩子,有多少人唱歌比高晓松好?跑步呢?确定不比别人差,要害是训练的办法。”马云希望乡村教师回去后,多花一点时间在“育”上,在原来的教导体系里给孩子多一些玩的东西,多一些文化的东西,多一些习(休会)的东西,这个才是未来中国的希望所在。而说不定,未来他们的学生当中,就是诞生一个宋小宝、出生一个高晓松、诞生一个马云。

  总有人说“中国教育不好”,但马云仍是不断强调“中国的‘教’其实非常好”,但我们的“育”不咋的。德智体美都做得不够好,好比体育,我们的体育更像竞技,通过举国机制培育几个人加入竞赛,但中国老百姓酷爱体育运动的状态并没有起来。我认为中国的教育只有 ‘育’起来了,中华民族才会真正受人尊重。

  “你要想成功,一定要有情商。”马云说,实在还要造就孩子的爱商,“情商高,轻易胜利,智商高,容易不败,但人要受人尊敬,必需有爱商。爱商是天下为已任,替别人思考问题,做一些跟自己没有关联的事。

  作为一个考过不合格、曾经很淘气的学生,马云难忘那些真正欣赏自己、鼓励自己的老师。在他看来,老师最了不起就是发现、欣赏、引导孩子,把他心中好的东西点燃出来。“每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都是奇特的,除了父母以外,老师的开辟极其关键。而你既然站在这个讲台上,以欣赏的眼光看你的学生比什么都重要。”

  当天,高晓松和宋小宝也先后登上讲台,高晓松给老师们上了一堂课:乡村音体美教育,他以为不止乡村教育,中国的学校广泛缺少音乐的教育。他从“关关雎鸠”本就是优美的歌曲讲去,希望乡村教师们重视音乐教育,为孩子送去“诗和远方”。宋小宝则从成长中的艰苦讲到舞台上的欢喜,回想了许多本人的童年趣事,他希望乡村教师们,对像他这样“其貌不扬”又很调皮的孩子多一些欣赏和激励,说不定这个孩子长大后就是宋小宝。

  搜狐教育讯 “中国在乡村地区有九千万孩子,在贫穷地区有近六千万的孩子,我们帮不了多少,但中国有370万的乡村教师,给这些老师的辅助,就是给孩子们的帮助,让老师替我们去帮我们影响这些孩子们。”1月6日上午,随着一阵清脆的上课铃声想霎时将听众的记忆拉回学生时代,百名“马云乡村教师奖”获奖老师在海南三亚“重回课堂”。但不同以往的是,这次,他们是坐在讲台下的“学生”,为他们上课的是三位特殊的老师:高晓松、宋小宝和马云。

  “我特殊感激在座的获奖老师们,你们在帮我实现一个很大的理想,就是当老师。”远离讲台20年的马云,一上台就向曾经的同行们抒发敬意。在场的100位乡村教师,很多都来自贫苦地区,办学前提艰难。马云对大家说,今天农村的教育资源固然落伍于城市,但今天中国的教育,最大的希望却是在农村。他用电子商务举例说,“农村就要从教育,从最软弱的环节开端搞起,就像电子商务也是中国贸易环境最薄弱的环节干起来的。”

  一位获奖老师表达了对马云的感谢,马云说,“是我们应该谢谢你们,6000万的孩子,我们帮不了多少,370万的乡村教师,他们是主要的群体,我们做一点工作,给这些老师的帮助,就是给孩子们的帮助,让老师替我们去帮我们影响这些孩子们。”

  为此,马云公益基金会在“乡村老师打算”之后,又推出了“乡村校长方案”,希望接下来赞助更多的乡村校长成长起来,因为一个优秀的校长至少影响一百个老师,一个优秀的老师一辈子至少影响五百个学生,假如把这套体系建起来,我们可以做的事件就会更多一点。

  “中国穷困地域6000万的孩子,有多少人唱歌比高晓松好?跑步呢?确定不比别人差,要害是训练的办法。”马云希望乡村教师回去后,多花一点时间在“育”上,在原来的教导体系里给孩子多一些玩的东西,多一些文化的东西,多一些习(休会)的东西,这个才是未来中国的希望所在。而说不定,未来他们的学生当中,就是诞生一个宋小宝、出生一个高晓松、诞生一个马云。

  总有人说“中国教育不好”,但马云仍是不断强调“中国的‘教’其实非常好”,但我们的“育”不咋的。德智体美都做得不够好,好比体育,我们的体育更像竞技,通过举国机制培育几个人加入竞赛,但中国老百姓酷爱体育运动的状态并没有起来。我认为中国的教育只有 ‘育’起来了,中华民族才会真正受人尊重。

  “你要想成功,一定要有情商。”马云说,实在还要造就孩子的爱商,“情商高,轻易胜利,智商高,容易不败,但人要受人尊敬,必需有爱商。爱商是天下为已任,替别人思考问题,做一些跟自己没有关联的事。

  作为一个考过不合格、曾经很淘气的学生,马云难忘那些真正欣赏自己、鼓励自己的老师。在他看来,老师最了不起就是发现、欣赏、引导孩子,把他心中好的东西点燃出来。“每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都是奇特的,除了父母以外,老师的开辟极其关键。而你既然站在这个讲台上,以欣赏的眼光看你的学生比什么都重要。”

  当天,高晓松和宋小宝也先后登上讲台,高晓松给老师们上了一堂课:乡村音体美教育,他以为不止乡村教育,中国的学校广泛缺少音乐的教育。他从“关关雎鸠”本就是优美的歌曲讲去,希望乡村教师们重视音乐教育,为孩子送去“诗和远方”。宋小宝则从成长中的艰苦讲到舞台上的欢喜,回想了许多本人的童年趣事,他希望乡村教师们,对像他这样“其貌不扬”又很调皮的孩子多一些欣赏和激励,说不定这个孩子长大后就是宋小宝。

(责任编辑:木木)

1.全球服装信息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文内容来自“未知”微信公众号,文章版权归未知公众号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