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教育 > 中国葡萄酒评级那点事

中国葡萄酒评级那点事

2017-02-08 17:49 作者:木木 来源:未知

本文首发于微信大众号:犁叔月评。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态度。投资者据此操作,危险请自担。

第一,葡萄酒评级是一个文化流传,还是一个科学研究,抑或是两个交集;第二,评级针对于高端的,还是大众的葡萄酒更有意义和价值,换句话说评级的客体或受体是否应该首先有个价值判断,直白点就是说只有高端酒值得化成本去评级,其它都是等外品不值得去评,当然存在食品保险问题的不在探讨问题之内,属于法律管辖的底线;第三,评级的主体应该是政府还是市场是个市场行为,还是行政命令;第四,评级的采取者或受众主要是B端的供应端或厂商,还是消费端;第五,评级是否有利市场两端发展,也就是消费进级,或供应换代或“生产结构升级”,亦或两端同时升级。

要回答以上五个问题,我认为是应该首先研究在国际视角的范围内,中国葡萄酒的现实状况到底如何,这是个基本断定,可能是答复以上五个问题的条件。这个中心问题就是:中国葡萄酒品质构造统计上来说,它是属于正态分布,即中等品质最多,最好或最次的都是边沿化的少数;还是它属于偏态散布,正如不少业内人或“投资专家”剖析的那样,当前中国高端葡萄酒比较稀缺,其余都是同质且平淡的“乌合之众”,换句话说就是“品质金字塔”的格式,在中国,根本不存在。

而敢于挑衅业内人或“投资专家”的恰正是宁夏,宁夏于2016年2月正式出台《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酒产区列级酒庄评定治理方法》(下称《措施》),于3月1日起执行。据悉,此举在全国尚属首次,《办法》出台后将激励更多的酒庄向精品化、特点化门路发展,也为实力雄厚的酒庄买通了连续升级的通道。此举促使我们思考为什么要引入以及如何引入国外体系。从目前为止,我们可能看到三个主流体系,一个是美国的罗伯特帕克,另外一个体系是英国体系,再有就是法国体系。这几大体系并存的情形下。

中国有没有必要另辟蹊径,再搞一套评级体系,这个问题的确给我们带来了困扰,农大的老师,也是我的酒友,在业内已经从业超过20年,马会勤老师说的好,评级的“价值判定”或者说“中国”葡萄酒评级是否有意义或有价值,应该是消费者说了算。当然酒庄分级和对酒本身的分级,仍是有些许差别的,但是两者是高度相关的,酒庄之所以好,一定是它的酒好。我自己并未参与酒庄分级,但是我的朋友贾静茹女士,作为法方的视察员,参加了宁夏对酒自身的评估过程,以为全程透明严谨,不比法国差。

至于说到评级主体,历史来看,国家质检总局成立的中国葡萄酒质检中心,不可能也不用要成为评级主体,一般意义上,它的主要作用是坚守底线,作为消费者食品平安的“维护神”。历史上,农业部等部门也曾试图给食物贴“绿色食品”,每贴要供给厂商累赘成本0.1元左右,无人疑惑它的初衷,但是当某些当事人将该业务外包给所谓“经认证的机构”时,市场忽然醒了,并明里或私下全面抵制这个所谓“绿标”,终极这个做法“无疾而终”给市场留下了句号。酿造工艺方面这些难懂的“生化”标准之外,让一般消费者懂得和清楚的质量体系,或本钱低,简略易行,杜绝“寻租”的办法,看来中央政府相关部门无能为力了。给消费者供给一个标准评级就是这么难,于是我们只好求助于据说“免费”且公平美国人罗伯帕克,能够说是个国际标准,不仅笼罩了法国酒,也覆盖了世界其余国家的酒。法国《世界报》网站2016年10月24日登载题为《宁夏的红色黄金》报道称,银色高地酒庄是最早吸引国际品酒界关注的酒庄之一,美国著名品酒师罗伯特?帕克为高源的两种葡萄酒给出了91/100的高分,英国品酒师詹西斯?鲁宾逊给出的分数是17/20。它并非个例,最近这些年,取得奖项的中国葡萄酒大多数产自宁夏,这个位于甘肃和内蒙古之间的小小自治区好像专注于制造高品德葡萄酒,而中国最大的葡萄种植区要数山东、河北或者新疆。

文章起源:微信公众号犁叔月评

本文首发于微信大众号:犁叔月评。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态度。投资者据此操作,危险请自担。

第一,葡萄酒评级是一个文化流传,还是一个科学研究,抑或是两个交集;第二,评级针对于高端的,还是大众的葡萄酒更有意义和价值,换句话说评级的客体或受体是否应该首先有个价值判断,直白点就是说只有高端酒值得化成本去评级,其它都是等外品不值得去评,当然存在食品保险问题的不在探讨问题之内,属于法律管辖的底线;第三,评级的主体应该是政府还是市场是个市场行为,还是行政命令;第四,评级的采取者或受众主要是B端的供应端或厂商,还是消费端;第五,评级是否有利市场两端发展,也就是消费进级,或供应换代或“生产结构升级”,亦或两端同时升级。

要回答以上五个问题,我认为是应该首先研究在国际视角的范围内,中国葡萄酒的现实状况到底如何,这是个基本断定,可能是答复以上五个问题的条件。这个中心问题就是:中国葡萄酒品质构造统计上来说,它是属于正态分布,即中等品质最多,最好或最次的都是边沿化的少数;还是它属于偏态散布,正如不少业内人或“投资专家”剖析的那样,当前中国高端葡萄酒比较稀缺,其余都是同质且平淡的“乌合之众”,换句话说就是“品质金字塔”的格式,在中国,根本不存在。

而敢于挑衅业内人或“投资专家”的恰正是宁夏,宁夏于2016年2月正式出台《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酒产区列级酒庄评定治理方法》(下称《措施》),于3月1日起执行。据悉,此举在全国尚属首次,《办法》出台后将激励更多的酒庄向精品化、特点化门路发展,也为实力雄厚的酒庄买通了连续升级的通道。此举促使我们思考为什么要引入以及如何引入国外体系。从目前为止,我们可能看到三个主流体系,一个是美国的罗伯特帕克,另外一个体系是英国体系,再有就是法国体系。这几大体系并存的情形下。

中国有没有必要另辟蹊径,再搞一套评级体系,这个问题的确给我们带来了困扰,农大的老师,也是我的酒友,在业内已经从业超过20年,马会勤老师说的好,评级的“价值判定”或者说“中国”葡萄酒评级是否有意义或有价值,应该是消费者说了算。当然酒庄分级和对酒本身的分级,仍是有些许差别的,但是两者是高度相关的,酒庄之所以好,一定是它的酒好。我自己并未参与酒庄分级,但是我的朋友贾静茹女士,作为法方的视察员,参加了宁夏对酒自身的评估过程,以为全程透明严谨,不比法国差。

至于说到评级主体,历史来看,国家质检总局成立的中国葡萄酒质检中心,不可能也不用要成为评级主体,一般意义上,它的主要作用是坚守底线,作为消费者食品平安的“维护神”。历史上,农业部等部门也曾试图给食物贴“绿色食品”,每贴要供给厂商累赘成本0.1元左右,无人疑惑它的初衷,但是当某些当事人将该业务外包给所谓“经认证的机构”时,市场忽然醒了,并明里或私下全面抵制这个所谓“绿标”,终极这个做法“无疾而终”给市场留下了句号。酿造工艺方面这些难懂的“生化”标准之外,让一般消费者懂得和清楚的质量体系,或本钱低,简略易行,杜绝“寻租”的办法,看来中央政府相关部门无能为力了。给消费者供给一个标准评级就是这么难,于是我们只好求助于据说“免费”且公平美国人罗伯帕克,能够说是个国际标准,不仅笼罩了法国酒,也覆盖了世界其余国家的酒。法国《世界报》网站2016年10月24日登载题为《宁夏的红色黄金》报道称,银色高地酒庄是最早吸引国际品酒界关注的酒庄之一,美国著名品酒师罗伯特?帕克为高源的两种葡萄酒给出了91/100的高分,英国品酒师詹西斯?鲁宾逊给出的分数是17/20。它并非个例,最近这些年,取得奖项的中国葡萄酒大多数产自宁夏,这个位于甘肃和内蒙古之间的小小自治区好像专注于制造高品德葡萄酒,而中国最大的葡萄种植区要数山东、河北或者新疆。

文章起源:微信公众号犁叔月评

(责任编辑:木木)

1.全球服装信息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文内容来自“未知”微信公众号,文章版权归未知公众号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