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首页 > banner > 东北农业大学87岁老校友将百万积蓄全捐给母校

东北农业大学87岁老校友将百万积蓄全捐给母校

2017-10-16 18:40 作者:木木 来源:未知

  东北农业大学87岁老校友陈徽凤上学时曾受母校资助

  一生节省攒下百万全体捐给母校

  生活报10月13日讯(朱莉)11日,东北农业大学87岁的老校友陈徽凤,不远千里从上海坐火车而来,将本人多年节俭攒下的退休金和子女给予的生活费共102.8万元捐赠给母校,用以资助东农在校师生发展科研和完成学业。收到捐款后,学校设立了“陈徽凤奖教助教、奖学助学永久基金”,并在校图书馆报告厅举办了隆重的捐献仪式。陈徽凤老先生表现,求学时他曾受母校资助,回报母校一直是他最大的心愿。面对母校师生的赞扬和掌声时,陈徽凤淡淡地说:“爱心捐赠,直到永远;不求回报,但求有效。”

  求学

  是全优三人之一运动会上攻破400米校纪录

  说起当年来东农求学的阅历,陈徽凤老先生回想道:“我1931年诞生在福建省平潭岛,1952年秋输送进入北京机械化农业学院农学系学习。1953年因院系调整,时任东北农学院(当时的东北农业大学)院长的刘达同志亲身到北京协商调整事宜。终极,我们师生60多人群体来到东北农学院求学。”

  陈徽凤老先生说,在东农求学期间,有两件事让他至今难忘。“第一件是《大豆田间实验设计》这门课的面试考试,我的老师王金陵先生问我:‘假如在田间遇到电线杆,你该如何设计?’这个问题我答复得并不好,王先生让我好好想想,又给了我一次回答的机遇。后来这门课程我得了优等,仍是当时100多名学生中仅有的3个全优之一,但这件事让我知道了做学问要严谨。第二件是在一次校运动会上,我以57秒多的成绩打破了400米全校纪录。这事鼓励了我,从那时起我保持天天早上4点半起床,运动到5点,然后吃早饭再去上班。这样良好的习惯,让我在87岁时,依然能坚持良好的精力状态。”

  授业

  投身教学科研工作退休后参加捐资助学

  1956年从东农毕业后,陈徽凤老先生曾先后在北安农学院(吉林农业大学前身)、吉林农业大学、福建农林大学从事教学、科研和教务治理工作,直到1993年退休,他曾编著了《耕作学》、《农业试验统计办法》等教材、读物,发表了《大豆丰产栽培经验》、《论农田杂草特性》等30多篇论文并多次获奖。

  回望自己的职业生涯,他感叹地说道:“东农是我立志成长的处所。工作后,我因为是东农的毕业生而受到许多单位的重视,给我压担子,让我得到很大的成长和进步。现在,母校胜利入选一流学科建设高校名单,我由衷为母校感到骄傲和自豪。”

  1993年从高校教职岗位上退下来后,陈徽凤老先生定居在了上海。退休后的他,踊跃参与社会服务项目和公益事业,并屡次开展捐资助学运动。

  捐助

  攒出百万赠母校舍不得钱坐飞机改乘火车

  “在今天捐赠仪式之前,我曾做过许多公益善事,后来我将重心放在了高校上,不仅资助穷困学生,还要嘉奖品学兼优的学生,而且奖助范围扩展到教工层面,解决更多人的后顾之忧。我在东农求学时就受到了资助,当时学校每个月资助我29元,其中有5元被我邮回家里补助家用。我很感谢学校辅助我顺利完成学业,我现在要感恩报恩。”

  生活报记者在采访时看到,陈徽凤老先生固然身揣百万存款,但身上穿的还是几十年前老旧款式的外套。这次从上海来哈尔滨,年近9旬的他没有乘坐飞机,而是选择了路费最廉价的火车。他说此次捐出的102.8万元,都是这些年他节省攒下的退休金和子女给予的生活费。

  “陈老一生节约,但在捐资助学这个方面却一点都不小气,这是一份大爱。”东北农业大学在职老师徐晓添告知生活报记者:“这份奖学金对学校师生来说,不仅是经济上的赞助,更是一次精神上的升华。今后我们会尽力学习和工作,让这份爱施展最大的作用。”

  东北农业大学87岁老校友陈徽凤上学时曾受母校资助

  一生节省攒下百万全体捐给母校

  生活报10月13日讯(朱莉)11日,东北农业大学87岁的老校友陈徽凤,不远千里从上海坐火车而来,将本人多年节俭攒下的退休金和子女给予的生活费共102.8万元捐赠给母校,用以资助东农在校师生发展科研和完成学业。收到捐款后,学校设立了“陈徽凤奖教助教、奖学助学永久基金”,并在校图书馆报告厅举办了隆重的捐献仪式。陈徽凤老先生表现,求学时他曾受母校资助,回报母校一直是他最大的心愿。面对母校师生的赞扬和掌声时,陈徽凤淡淡地说:“爱心捐赠,直到永远;不求回报,但求有效。”

  求学

  是全优三人之一运动会上攻破400米校纪录

  说起当年来东农求学的阅历,陈徽凤老先生回想道:“我1931年诞生在福建省平潭岛,1952年秋输送进入北京机械化农业学院农学系学习。1953年因院系调整,时任东北农学院(当时的东北农业大学)院长的刘达同志亲身到北京协商调整事宜。终极,我们师生60多人群体来到东北农学院求学。”

  陈徽凤老先生说,在东农求学期间,有两件事让他至今难忘。“第一件是《大豆田间实验设计》这门课的面试考试,我的老师王金陵先生问我:‘假如在田间遇到电线杆,你该如何设计?’这个问题我答复得并不好,王先生让我好好想想,又给了我一次回答的机遇。后来这门课程我得了优等,仍是当时100多名学生中仅有的3个全优之一,但这件事让我知道了做学问要严谨。第二件是在一次校运动会上,我以57秒多的成绩打破了400米全校纪录。这事鼓励了我,从那时起我保持天天早上4点半起床,运动到5点,然后吃早饭再去上班。这样良好的习惯,让我在87岁时,依然能坚持良好的精力状态。”

  授业

  投身教学科研工作退休后参加捐资助学

  1956年从东农毕业后,陈徽凤老先生曾先后在北安农学院(吉林农业大学前身)、吉林农业大学、福建农林大学从事教学、科研和教务治理工作,直到1993年退休,他曾编著了《耕作学》、《农业试验统计办法》等教材、读物,发表了《大豆丰产栽培经验》、《论农田杂草特性》等30多篇论文并多次获奖。

  回望自己的职业生涯,他感叹地说道:“东农是我立志成长的处所。工作后,我因为是东农的毕业生而受到许多单位的重视,给我压担子,让我得到很大的成长和进步。现在,母校胜利入选一流学科建设高校名单,我由衷为母校感到骄傲和自豪。”

  1993年从高校教职岗位上退下来后,陈徽凤老先生定居在了上海。退休后的他,踊跃参与社会服务项目和公益事业,并屡次开展捐资助学运动。

  捐助

  攒出百万赠母校舍不得钱坐飞机改乘火车

  “在今天捐赠仪式之前,我曾做过许多公益善事,后来我将重心放在了高校上,不仅资助穷困学生,还要嘉奖品学兼优的学生,而且奖助范围扩展到教工层面,解决更多人的后顾之忧。我在东农求学时就受到了资助,当时学校每个月资助我29元,其中有5元被我邮回家里补助家用。我很感谢学校辅助我顺利完成学业,我现在要感恩报恩。”

  生活报记者在采访时看到,陈徽凤老先生固然身揣百万存款,但身上穿的还是几十年前老旧款式的外套。这次从上海来哈尔滨,年近9旬的他没有乘坐飞机,而是选择了路费最廉价的火车。他说此次捐出的102.8万元,都是这些年他节省攒下的退休金和子女给予的生活费。

  “陈老一生节约,但在捐资助学这个方面却一点都不小气,这是一份大爱。”东北农业大学在职老师徐晓添告知生活报记者:“这份奖学金对学校师生来说,不仅是经济上的赞助,更是一次精神上的升华。今后我们会尽力学习和工作,让这份爱施展最大的作用。”

(责任编辑:木木)

1.全球服装信息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文内容来自“未知”微信公众号,文章版权归未知公众号所有。